杜研兮闻言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不愧是界都里大门派的弟子,应变能力就是强。她这样一说一笑,直接就把她当成闹脾气的小孩子去哄了。

  这样一来,既显得她大度不与孩子计较,又能在众人面前留下好印象。

  杜研兮也不在意,谁让她目前的外形不给力呢?

  这边夜宴开场前闹了这么久,揽月皇帝秦穹心里担心这些清高孤傲目下无尘的少年不悦。但是现在看来这些人似乎对此毫不在意。

  当然,不是不在意,只是碍于一个人的面子罢了。

  老奸巨猾的秦穹很快就分析出来,他的墨王爷在这些人里是领导地位。这个认知让秦穹很是兴奋,不愧是墨王府的主人,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顶尖儿的。

  于是乎,秦穹放开了许多,乐呵呵的招呼着宫女太监上菜倒酒。丝竹之音靡靡,舞姬的舞姿曼妙,夜宴开始了。

  “小妹妹,你跟轩辕墨是什么关系啊?”

  杜研兮正在啃苹果,耳边一声腻腻的声音响起,吓了她一跳。抬头就看到一张放大的美脸在眼前,更重要的事,脸上挂着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。

  杜研兮华丽丽的呛着了,一口苹果卡在喉咙里开始咳嗽,脸蛋儿憋得通红。

  夏侯瑾见此,手忙脚乱的不知怎么办。只能在受了轩辕墨一个冷眼之后看着他熟练地轻抚着杜研兮的后背,另一只手揉着她的喉咙。片刻之后,杜研兮终于把那口苹果咽了下去。

  “故人之托。”

  轩辕墨倒了一杯清水喂着杜研兮,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  “啊?”

  夏侯瑾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回答他问杜研兮的问题呢。

  “不知是哪位故人,竟能请得动咱们轩辕师兄出手?”

  此话一出,上水亭几人全部竖起耳朵等着轩辕墨的回答。因为看他的态度,这岂止是出手这么简单?

  在众人不动声色地期盼中,轩辕墨勾唇一笑,捏着杜研兮肉乎乎的小手一一的指认:

  “研研,你可能记不清了。‘一山一派一宫,加上两门两宗’是界都的七大门派。这个笑得像喝了蜜一样的傻大叔,就是灵宫宫主的大弟子夏侯瑾。”

  “他是天星宗的星泽;

  无极门的厉天佑;

  妙音门的云梵音;

  三清派的向南;

  万华宗的宁千梦。”

  宁千梦认识了,夏侯瑾也让人印象深刻。星泽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清秀少年;厉天佑看着棱角分明,皮肤带着健康的黑色,眼睛里仿佛暗藏着无尽的凶险,应该是个侵略性很强的人;云梵音是个少女,大概也是十二三岁,圆脸大眼,笑眯眯的很是可爱。

  而向南,杜研兮眨了下眼睛,还是跟以前一样,木讷美少年。

  还有,轩辕墨竟然是迷雾山的人。

  在杜研兮观察众人的时候,他们也在看她,确切的说是在看她手腕上露出来的幽蓝色手链。

  御夜手链是轩辕墨的武器,灵活攻击强。材质不明却削铁如泥,横扫七大门派门下弟子未能有武器抗衡。

  什么也别问了,若不是背景雄厚,轩辕墨怎么会把御夜手链送给她?

  “杜姑娘莫不是世家之人?也难怪你夺九转离魂草,世家之人都喜欢珍贵的东西。”

  就在这时,宁千梦咦了一声,惊讶的看着杜研兮,恍然大悟似的说道。

  界都里除了七大门派,还有四大世家。

  世家看不上门派的清高,门派鄙夷世家的富贵。两方阵营相看两生厌,却又在各方面相互牵制,关系可谓是错综复杂。

  宁千梦一句话就把杜研兮打进了敌方阵营,又贴上了抢夺灵药的标签。

  气氛有些凝固,杜研兮将几人的神色收进眼底。心中明了,抢东西可能很被这些正派人士所不齿。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听见了一声轻笑。

  “宁师妹说笑了,研研怎么会是世家之人?”

  夏侯瑾说着看向轩辕墨:“她一个孩子,抢九转离魂草做什么?另一个人倒是有可能。”

  轩辕墨闻言,点点头淡淡道:“是我让夜影和研研去万灵街买的,付了银子的。夜影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主子,九转离魂草确实是属下买的,万灵街的商贩们可以作证。属下还打走了想要用九转离魂草吸取小贩精气的邪医。可能是宁修士见了误会了。”

  “你!”

  宁千梦瞪了一眼夜影,她的两个问题就被三人一唱一和轻飘飘的解决了。但是现在多说无益,她强笑着,不得不顺着夜影的话接下去:

  “原来是这样,是我误会了。”

  “误会了就别乱说,亏的是研研还小不懂事,换了别人还以为你专和她作对。”

  杜研兮含笑看了一眼喋喋不休的夏侯瑾,没想到这人的性子这么可爱。

  第二天一早,杜研兮正在慢悠悠的喝着粥,就听到府门外一声高过一声的高喊。当下额头洒下无数根黑线,一溜烟儿的冲了出去。

  “研研,杜研兮~”

  在院中,杜研兮看着笑得灿烂疾步而来的夏侯瑾气不打一处来:“谁让你喊的!”

  “研研放心,本公子用的是传音之法,只有你和这个修为很高的轩辕墨听见了。别人听不见的。”

  夏侯瑾见杜研兮脸色不对,赶紧凑上来解释。

  轩辕墨眼疾手快的抱起杜研兮躲过,头也不回的往小轩辕走去:“小石头,这就叫不速之客不请自来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以后我要养两条狗,直接关门放狗。”

  “嗯,真聪明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夏侯瑾无语的望着渐行渐远的两人,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。衣服够整洁,发型够帅,时间够早,声势够大。他一大早的来拜会,没有得罪人吧?

  “轩辕,我来找研研一起去祁山行猎。研研,我听说祁山有很多动物,据说还有通灵的灵兽。我们去捉一只回来怎么样?”

  夏侯瑾没想通哪里不对,索性就不想了。他跟上轩辕墨欢快的宣布着今天的计划。

  “捉回来做什么?”

  “玩儿啊,你要是喜欢也可以养着,小动物毛茸茸很可爱、”

  “吼!”

  夏侯瑾眉飞色舞的还没说完,一声巨吼在耳边乍起。他扭头就看到轩辕墨肩膀上正站着一只雪白的小猫,小猫后背高高拱起,凶神恶煞的冲着他龇牙咧嘴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格格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6book.com/book/53478/24/